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泌尿科诊疗
泌尿科诊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仁爱医院的门诊大厅内,站着一个局促的学生模样的少年。他脸上有淡淡的
雀斑,头发蓬乱,身上的外套明显不合身。不住地有护士小姐问他问题,但是他
一言不发。
究竟是找不到家长了,还是沒有钱挂号看病?要么,是小偷集团的钓饵?
一个长相英俊,看上去非常干练的保安终于忍不住。他向孩子走了过去,少
年一时间吓了一跳,几乎撒腿就跑。不过他终究还是沒勇气逃跑,很快就乖乖跟
着帅哥保安进了保安室。一些早就在防范这个少年的护士和保洁员、病人纷纷向
那边指指点点,猜测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仅仅几分钟后那少年就出来了。帅哥保安跟在后面,脸上笑眯眯的。
这一幕搞得观众们莫名其妙。
眼见孩子挂号之后上电梯去了,一个一直看着这一幕的护士问:「这孩子怎
么回事啊?不是小偷吗?」
「啥?小偷,不是噢。他是鸡巴出状况了,啊哈哈。」那保安笑得更诡异了。
「坏蛋!一点正经话都沒有!」护士小姐打了他一记粉拳。这位漂亮的九零
后小护士昨晚还和这个帅哥保安一起偷偷操了屄,彼此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帅哥保安却直摇头:「我可沒开玩笑,真的啦。你要不信,我带他回来,给
你看看?」
护士小姐飞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坏啊?一个小孩子的,有什么好看的,
要看就看…。你的……」
帅哥保安正求之不得,「好啊,现在就给你看。」
「嗯。」
大厅的人流中,一个保安,一个护士,悄悄脱岗了。他们先后走进了大厅最
角落的一个卫生间,几分钟后,护士小姐就和保安哥哥操在了一起,发出了压抑
的呻吟声。
不过,他们并不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所以,我们还是继续跟着孩子来到5
楼泌尿科511诊室。
这里的病人并不多,说来也不奇怪,大白天的,到一个很容易遇到熟人的地
方来看这种病,很多人都沒勇气。少年的到来,更加让这里的气氛显得诡异。
其实,原先的气氛已经够诡异的了。因为医生是个女人。很多患了阳痿的病
人来了之后看到是女人接诊,悄悄就熘了,所以,这里的人更少了。
这位女医生戴着很大的黑框眼镜,穿着肥大的白袍,戴着口罩和手套,眼神
冰凉。说到底,就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就沒了欲望的女人。
几个尴尬的病人走了,房间里只剩下男孩子和女医生两个。
其实,男孩的挂号排位早就到了。只不过,女医生一直沒当他是病人,总以
为是跟着家长来的,所以叫到男孩子号的时候,男孩一出现她总是忽视,后来干
脆以为此号无人。
直到这个时候,女医生才扶了扶大眼镜,奇怪地看着男孩子:「小朋友,你
爸爸呢?」
「啊,我沒有……」少年局促地扭了扭身子。「我从小就沒爸妈。」
女医生想了想,才明白孩子误会她的问题了。这孩子原来是个孤儿啊,难怪
穿得这么寒酸。不过,医院尤其是公办医院的医生一向沒有和病人拉家常的习惯。
这孩子的家境如何,家庭成员如何,与女医生无关。
女医生这时已经看到了少年手中的新病歷和挂号条,知道他本人就是患者,
于是他冷冷地打量了一下少年,问:「你是来看病的?」
不过这下打量之后,女医生突然发现孩子髒兮兮的脸蛋其实十分俊俏,如果
不是因为营养不良,现在就是个小帅哥了。而且,凭借医生的观察能力,这少年
其实不像看上去那么小年纪,他只是发育有些迟缓罢了。
少年点了点头。女医生把那种医生专用腔调给切换了,转而亲切地问:「你
多大了,叫什么?嗯?」
少年沈默不语,女医生微笑着说:「沒事啊,是病歷要填嘛,你可以不说真
名的。」
类似这些话,医生是从来不耐烦和病人解释的,何况这位女医生一向比其他
医生更冷酷。不过面对这个少年,她就是冷不起来。
少年听了女医生的解释,老实地说:「我叫陈林,18岁。」
「噢?这么大了啊。」女医生还是稍稍感到有些意外,她以为少年就16岁
顶头了。她温和地开始问诊:「告诉阿姨,哪里出问题了呢?」
少年憋了半天才说出几个字:「我……下面……」
女医生笑了,「不要紧,医院是看病的地方嘛。是撒尿撒不出来吗?」
「不是。」
「那是?」
「我……」
要是平时,哪个医生会有这样的耐性?
但是,看着这个男孩局促不安的样子,女医生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看这个稚
气未脱的孩子。一种奇妙的感觉抓住了她,让这个出了名的冷淡的医生有了一丝
激情。
「来,到后面来检查下。」女医生拉住男孩子的手,感觉到他的手汗湿汗湿
的。
「平躺。」女医生吩咐。
「把裤子脱掉。」
这些话,貌似唐突,对于这个女医生来说,则是每天要重復的,早就麻木了。
但是不知为什么,此时女医生却有些颤抖,口罩下的脸也在悄悄发烧。
「噢,好。」少年有点局促地退掉了运动裤和短裤。
女医生低低地叫了一句:「啊!」
原来,男孩子的下面长着一根与身材不相称的大阴茎,仿佛一根大香肠挂在
那里。
女医生的职业就是专门看男人的阴茎,她还沒看过哪个男人的阴茎在静止的
时候有这么粗大的!可这个还是一个发育迟缓的小小少年啊!
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对男人的鸡巴麻木的女医生感到内裤里面竟然开始有一种
湿滑的感觉……
「撒尿有什么问题吗?」女医生盡量平静,却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
「不是,我……经常有的时候会好胀……」少年结结巴巴地。
女医生更加兴奋了,这就是说这家伙已经开始会频繁勃起了!勃起了该多大
啊!
女医生悄悄脱掉了手套,直接用手握住了男孩子的阴茎。这是她头一次做检
查时脱掉了手套……
「啊,阿姨,不要……」男孩子抗议着,但是来不及了,他感到一只温暖而
柔软的手抓住了他的鸡鸡,还感到阿姨的食指指面按住了了沒有包皮包住的龟头
部分,一股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冲动爆发了!
「啊!!」女医生尖叫起来:男孩子的大鸡巴就在她的手里迅速勃起,仿佛
突然生长的大树,又粗又长,胀大到了骇人的地步!
「天噢……」女医生贪婪地用另外一只手也来抚摸这巨大的阳具,因为一只
手根本无法握住!
「阿姨,是肿瘤吗,我会不会死掉?」少年问。
女医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大夫身份!她随口搪塞着,「不,不会的,问题不
是很严重,让阿姨检查下就好了。」
什么是她的检查呢?她忘乎所以地用手去爱抚他的睪丸,挑拨他的粉红色的
大龟头……她并不是在诱奸他,她甚至沒有认真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让她感到更加难耐的是,男孩子的鸡巴在她的抚弄下,居然还在增大增粗!
女医生已经有十年沒有做过爱了,因为她厌恶一切男人!可是,这个时候,
这个干净的男孩子,硕大无朋的大鸡巴冲垮了她的偏见,让她不顾一切地想要男
人,想要男人操自己!
「阿姨,越来越肿了!」男孩子的声音带了哭腔。
「啊……不要紧,阿姨这就帮你消肿!」
女医生说着,一把扯下口罩,摘下眼镜,张开樱桃小口,一下含住了男孩子
的大鸡巴!
「噢……」她的嘴巴装下大鸡巴实在勉强,喉咙里发出了嘟哝声,但是她仍
然努力含着,任由刺鼻的腥臊气息刺激着自己!
男孩子的大鸡巴在女医生口中开始颤抖,这是他生平第一次体验这样的快感!
她开始用舌头舔着龟头,用手指同时套弄着肉棒还有肉蛋,她本能地挑逗着
这可怕的大性器!
最后,她疯狂地趴倒了检查床上,嘴巴套住阴茎,开始套弄!
吞吞吐吐,进进出出!
手指捻着男孩子的睪丸,抚弄着男孩子小小的肛门!
男孩子终于开始大叫起来,「阿姨,阿姨!」
女医生好喜欢听他的叫喊,她不能说话,含煳地哼哼着,鼓励男孩子继续大
喊大叫!
终于,男孩子在莫名的兴奋当中身体一抖,龟头里发射出了磙烫的白色岩浆!
「啊啊啊……」女医生哪里肯放过这个小男孩的童子精!她贪婪地张开嘴,
全部吞进去,吞得呛到喉管,还是沒有停下!
末了,她还把男孩子喷射到自己脸上的、嘴边的精液全部吃掉,最后,开始
舔着男孩子的小腹、大腿,睪丸,那上面也有不少残余的精液。
太多了!太满足了!
但是,这只是开端,女医生已经感到下身一片汪洋,肯定把内裤都湿透了!
现在该是真刀实枪的干起来了!
她妩媚地冲着男孩子一笑,撩起了医生长袍……
男孩子定定看着她,似乎沒有清醒过来——去掉眼镜和口罩之后,男孩子几
乎认不出眼前这个阿姨了!
她长着妩媚的鹅蛋脸,面颊上泛着动人的光彩,小嘴微微张开,充满诱惑
……
少年一时间心扉摇曳,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又是兴奋又是害怕。原来,
少年是个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就个子矮小,寡言少语,偏偏成绩很好。只是
因为沒有读大学的学费,少年这才开始在外面打工。偏偏最近他感到下面非常异
样,又沒有亲近的人可咨询,这才到医院来就诊。
女医生虽然还沒来得及问少年的详细情况,但是她已经猜到了这孩子多半是
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又沒有什么朋友。这样的话,少年才会连这么简单的生理
问题都懵懂无知。她决心今天一次性给少年启蒙。
想到这里,女医生已经把白大褂的下摆和裙子下摆一起聊起,塞在了裙带里
面,下面只有一双黑色丝袜和一条黑色丁字裤。少年似懂非懂地看着女医生的下
面,感到一阵阵异样,突然回过神来,往自己下面一看,当时就哭叫出来:「医
生,我,我那里又肿了……」
女医生媚眼一瞄,还真的呢!她原本打算再给少年做一次口交,让他硬起来
就和他大干一场,沒想到少年会自己这么快就硬起来。看来不光是大,还是一根
异常发育的奇葩般的肉棒呢!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有人吗?」
女医生吓了一跳,险些蹲坐在地上。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在单位啊,在出诊啊!
她慌忙整理好胸前有些凌乱的衣服,把男孩子的衣服穿好,最后把眼镜、口
罩弄上去,这才走出了里面的检查室。
「叫什么呢?」她冷冰冰地扫视了一眼面前的护士。
「鲁医生,是你啊!」那护士锁起了头,「我看到有病人在这里等,就…
…」
「哼!」
女医生瞪了护士一眼,回头和少年交代着什么,少年频频点头,约好了下次
復诊的时间。
女医生嘴角露出了期待的微笑。